欢迎访问芜湖市银行业协会官网!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要闻>>浏览资讯

货币的本质是价值传递媒介 | 曹辉宁教授谈分布式记账、区块链和通卡

发表时间:2018-02-28  责任编辑:芜湖市银行业协会  浏览次数:250

货币的本质是价值传递媒介 | 曹辉宁教授谈分布式记账、区块链和通卡

2018年1月

长江商学院金融系主任、金融学教授

曹辉宁博士接受第一财经纽约专访

就近几年大热的区块链技术、分布式记账法及加密货币等问题

从学术的观点剖析解密

 

以下是采访原稿

 

 

关于区块链

 

主持人:曹教授,最近区块链是非常非常热的技术,我知道新加坡一家公司因为有这种区块链的技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在一个星期之内股价翻了二十倍,那么到底什么是区块链呢?

 

曹教授:区块链是实现分布式账薄的一种具体的技术,分布式账簿其实更广,这种技术有两个特点:

 

第一个是他有分布式计忆的,我们所有的交易全部储存在所有的节点,所以整个账簿很难被别人攻击的,就是你把一个部分节点攻击了以后他这个整个记忆还储存在其余的节点上面。这样的记忆非常牢靠,很难被破坏很难删改,这是他的一个特点。

 

第二个是去中心化的自组织结构,每一个参与者在里面的作用是同等的,没有一个中央的组织,是种去中心化的自组织机构。

 

所以这两点是现在这个分布式账簿的主要的特点,区块链是实现了这种技术的一种具体的方法。

 

主持人:那就是说这种分布式记账那就每个人、每个个体在在这个系统里的地位是一样的吗?

 

曹教授:对他是一样的,他每个节点都有同样的信息。那这个听起来很抽象,但其实在这个远古当中我们中国历史里面其实早就有类似的技术。

 

我举个例子来讲,比如说在中国的以前的古代婚姻他并不是有婚姻登记处去登记而是通过媒婆来聘约,明媒正娶,有八抬大轿把新娘子抬进来,让大家来看新娘子,然后用一百桌的喜宴,让所有村里人都见证一对新人结婚了。

 

这个就是村落里面的一种分布式记忆。那现在我们是通过现在这个技术把地球村的概念带进来,那么我每一个交易以前整个地球村的人或者整个链上的所有的人都可以共同见证交易,所以这个记忆就变成一个共同的记忆。

 

主持人:您提到地球村的概念实际上我们接触地球村的概念其中我们上个世纪就在说地球村而且有了这个互联网之后我们真的感觉地球已经是一个地球村了,那么这个区块链的技术是把地球村这个概念又往前推进了一步吗?

 

曹教授:对。就以前的话像我八十年代到美国打个电话回去非常的昂贵,有了现在这个互联网技术以后和父母亲朋友做视频交流非常的方便。现在的技术让我们交流通讯变得非常的近,现在这个区块链技术或者分布式计账法这个技术又让我们整个地球村里面可以建立信任可以签约可以转移资产,把这个功能更加的推进了一步。

 

主持人:那他为什么,最近大家之所以对这个区块链技术这么关注其实跟比特币很有关系,比特币的价格我看了一个数字说如果你在2010年买了一千美金的比特币的话那么你在2016年那么到现在2017年当比特币涨到一个比特币1.6万美金的时候你已经有了258个百万的资产.那就是从2010年的一千美金到2017 年2.58亿美金有这么大的涨幅,所以大家对比特币特别关注,那么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关系是什么呢?

 

曹教授:比特币和区块链,比特币其实是最早出现的区块链的一个应用,最早的时候就是比特币,后来很多人根据比特币的设计总结了可以用到别的方面,总结出来区块链的技术。

 

比特币是什么呢,比特币它转移一个很简单的东西是数字,可以把数字从A账户转到B账户,让我们有了对数字的转移的信任。

 

它可以成为相当于类似黄金的做价值储存的一种方式,比如说我现在以一万美金和你换了一个比特币,我要把比特币转移到另外一个人那里,因为这个比特币是我用一万美金换来的,那这样相当于大家有这么一个认同,换到别的地方的时候他也可能会愿意把它用作一万美金左右的价格去支付,这样他就变成了一个自然可以转移的记号。同时因为以后觉得有更多的用途,所以它的价格也会随之增长。

 

 

主持人:对,那么实际上他就是一种新形式的货币,可以这么理解吗?

 

曹教授:比特币更像黄金。因为现在比特币的成本很高,所以作为平时也不太容易使用,有很多国家也不承认他,所以他更适合看做一种储值的媒介或者储值货币,不是真正的货币。

 

主持人:那么我最近看《人类简史》中他关于金钱的论述是很有意思的,他认为金钱实际上就是基于信任而产生的一种体系,金钱本身包括黄金甚至包括黄金包括美元包括人民币它本身没有什么特别,实际上就是因为人们信任所以他具有交换的能力,那么比特币是不是另一种程度的人们对于信任的一种表达方式。

 

曹教授:对,这个就要谈到货币是怎样产生的,因为货币是让我们互通有无。

 

最早的时候,比如说你有一头牛我有一头羊,你爱吃羊肉,我爱吃牛肉,咱们俩做物物交换,各得其所。但有的时候可能我们不固定在同一个地方也不一定在同一个时间做这种交换,交换的需求就不能完成。那么就需要有一个信物有一个记录来做交换的媒介。

 

货币在一万年前就出现了,可能更早。比如古代的时候你牵一头牛到酋长家去放在那里。酋长给你一个贝壳。你手里的贝壳就值一头牛,因为你的贝壳是用一头牛换来的。这个贝壳就相当于酋长的负债,你随时可以到酋长那里换回一头牛。以后方便的时候,你碰到有羊的人,你用酋长给你的贝壳去换一头羊。

 

羊的主人为什么要用一头牛换一个贝壳呢?

 

因为他知道可以用这个贝壳去酋长家换头牛。这个贝壳值一头牛,因为酋长很有威望大家都认。

 

货币其实承载的是一种记忆,所以这种记忆换句话就是我这个贝壳不是一般的贝壳是用牛换来的,贝壳为什么值一头牛的价钱,是我换贝壳时候是用牛换来的所以就值这个牛的价钱,再和你换一头羊,这样才算比较公平。

 

通过许多次交换,大家渐渐形成一种共识,贝壳不仅仅可以去酋长家去换,去大户家,小贩摊,大家都接受这个贝壳可以换一头牛的概念,这时候共识就不依赖于酋长了。

 

共识形成之后,即使酋长死掉了,这个共识还存在。共识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共识是通过多次交易历史形成的,承载了大家的共同历史记忆。

 

这个货币光用贝壳也有一个问题,如果我在海边捡了好多贝壳,那么他就会贬值,因为好多贝壳都一样,不能分辨,突然冒出来都怎么办,所以这个时候他就要有一定的控制方法,就是不能够随意的产生无数的贝壳做货币。

 

任何一个能够承载记忆的可以分割的不会变质的这么一个东西都可以成为货币的媒介。通过几千年的演变从贝壳,到贵金属,最后到法币这样现在的货币制度。同时黄金也依然被认为是一种储值手段。

 

现在有了新的技术,大家认为比特币的这种媒介,他是在信息时代非常好的一种信息传递方式,为大家所追捧,可以取代黄金的部分储值功能。

 

主持人:对,那么您认为像区块链的应用一定需要一个代币吗?

 

曹教授:这倒不一定需要一个代币。从理论上来讲的话,我们平时在一起吃饭,大家一起聚会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们只要有信任的话,很多时候可以和老板赊账,因为认识我。有的时候你发现付账的时候,有哥们就说大家一起,那米国就是AA制,大家轮流付账,是为什么呢?其实相当于礼尚往来,这次我欠你下次我要还你,因为我们都有记忆,经常在一起聚会的,这个时候需不需要货币也没关系,只要我们能做到现在和将来我们都常在一起,最后想办法把这个人情还了。不用货币,做实际的物物的交换也可以。

 

但很多时候我们不见得经常会在一起,也不是每周就会吃一次饭,这个时候货币就把我欠你的钱结算清楚了,这个时候代币相当于把我们的记忆通过结算的方式全部储存在货币里面了。

 

这个是有很多用处的,如果我们长期的合约,比如说夫妻在一起就没必要算账了对不对,每天都要算账,今天给我五分钱,明天给我十块钱,那就没意思了,如果是和陌生人不经常来往的人,还是需要有货币的结算。

 

所以并不是什么东西都需要代币,代币有的时候有很多用处,特别是和不经常来往的低频的交易,用货币或者代币是很有帮助的。

 

主持人:那实际上包括比特币包括现在还有其他的一些币都是代币的一种吗?

 

曹教授:对都是代币的一种,都是一种可以传递价值可以传递信任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那您能不能给代币一种更简单通俗的解释呢?

 

曹教授:代币如果像比特币本身的话他就是一串数字这串数字代表了大家的一种共识。这共识包括以前最早的时候他是一万个比特币买了个比萨,后来涨了以后到2013年一千多美金可以换个比特币,后来又到一万多美金,这个比特币等于说是人家用真金白银买来的,同时挖矿的矿工也是要用巨大算力花很多钱去验证这个消息,这里面承载了这么多信息,所以这个记忆这种共识是慢慢建立的。

 

但要重新建立一种代币,从共识的时间也是需要重新建立的,包括黄金。黄金现在的价格大概是一千两百美金,他实际的使用价值包括他的公益价值,做成一个戒指的消费价值,其实是比他本身的价格可能是要低的,关键是他这种共识已经建立在里面了,他可以做为一个储存价值的媒介,现在买卖的价格比他的工业价值和消费价值要高。

 

总结一下:

 

首先,货币是数数,算算到底每家有多少财富。

其次,货币是匹配,互通有无,各得所爱。

其三,货币是记忆,货币承载了大众对交易的历史记忆,形成了一种共识。

最后,货币是信息,汇聚了人们对将来行为的期盼。

 

为什么我们外汇储备不用委内瑞拉,不用津巴布韦货币,都是我们的好朋友,而用美元,还是大家对委内瑞拉政府没有信心。所以货币价格也涵带了对将来行为的判断。

 

主持人:对,实际上现在有各种各样的代币,那么将来他们的价值要怎样来确定呢?

 

曹教授:这个价值要分两种,一种是所谓的空气币,他除了作为价值的储存没有别的作用,比如比特币,比特现金。

 

比特黄金这一类基本上没有任何应用的就只作为价值储存的,整个社会里面我们对价值储存的这种东西还是有需求的,比如国民党当时倒台的时候,黄金大涨,法币就大跌,因为他觉得货币不可靠,最近像委内瑞拉,津巴布韦他的法币每天都会涨好多次,但是他们都愿意用比特币,因为比特币更加可靠,这个社会里面对这种空气币是有需求的。

 

现在目前,最早是用黄金为主要,黄金在各个国家里面储存的量作为官方的货币储存的大概有1.4万亿,现在有代币数字密码货币总市值曾经高达过将近0.8万亿,这两个加在一起最高的时候大概是2.2万亿。

 

假如黄金完全是空气币,这是个比较强的假设,这里面储存的空气币要低一些,就算他是1.2万亿,加在一起也是2万亿,如果数字密码代币在整个需求里面大概占一半的话,大概在1万亿左右,现在他整个价值量已经到了56千亿美元,所以现在加入这些都是空气币,那么上升的空间就比较有限了,但如果这里面有应用的话就不一样,可以用来作为信用,作为供应链和作为投票的方式,这里面他是具有作为真实的价值的。像瑞波币他可以用来转移汇款,他有应用所以他的价值可能会更有前景一些。

 

主持人:刚才您大概提到了一些应用场景,那么您能不能再详细介绍下像区块链技术他具体应用场景会有哪些,比如您刚才提到了委内瑞拉,当他政府的法币濒于破产的时候,人们会倾向于用代币,那具体的应用情景您能在详细的介绍一些吗?

 

曹教授:应该分两种,像比特币这样的它的具体应用前景就是类似于黄金这样的,所以黄金能做的事情他基本都能做。

 

另外就是现在有好多想要转钱变得非常方便,需要监管,怎么样监管还是个大问题,怎么样防止洗钱,毒品的交易通过比特币进行,也是恐怖分子用这个来支持他们自己的事情,这块需要更多的监管。基本上他法律之内黄金上承载的功能他都能做,但这个功能是比较有限的。

 

整个分布式记账法的技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他可以增加信任,任何一个地方缺乏信任的都可以用这个来做。

 

比如说有比较大的信息不对称,包括像中小微的融资,两个个人P2P的融资,我都不认识你但是我会通过区块链增加信任,以后大概其融资,抵押融资,我的保险都可以用这个技术,任何缺乏信任和建立信任成本比较高的地方都可以通过区块链来做。

 

此外,包括在金融之外其实也有很多应用,在公共管理里面我们所有官员审批经济问题或者土地放在区块链上让全世界人都可以看得见,他要腐败就是明着腐败。

 

主持人:这个政府的透明化的程度就会很高对吧?

 

曹教授:对,就会高很多。这样的话他相当于明着的可能也会有但是概率会小一点,他偷偷地干概率会大一点,所以对我的公共管理有很大用处。

 

另外对我们的供应链也有很大用处,供应链金融,还有就是保证他在转移当中是货真价实的。听说过一种说法是每瓶茅台他在厂里面出一千瓶到了桌上就变了五千瓶,因为他中间有好多虚假的茅台到桌面上来,如果我用区块链的方式,每个公钥对应一瓶茅台只有用一个私钥才能把它解开,那么一次解开他就作废了,这样可以保证,生产的茅台和桌上茅台的量是一一对应的。

 

无论是在供应链里面或者采购方面也有很多,我们经常听说一个公司采购时候它的成本是外面市面上一倍的价钱,包括像医疗,军火这块,这块如果所有的交易全部在区块链上公共展现的话,市民觉得你这个人每次买东西都是别人的一倍,那么这个事有点奇怪,问一下什么原因,为什么总是比别人贵一倍呢?这样的话可能就是说让我们互信需要诚信的环节可以加强,他的应用是非常广泛的。

 

主持人:那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当他应用非常非常广泛之后是不是也有一种说法说实现了以前政治家设想的那种乌托邦的的一种形式,真正成为一种民有民享民治的政府可能会更大一点?

 

曹教授:这个就比较复杂了,因为如果我们把实际生活中的这种交易全部放到区块链上来做,他一个好处是可以增加信任,让大家都看得见,整个交流的成本大大降低。

 

他现在还有很多限制,现在区块链的设计他的规模化不够,他很难有大规模的,因为他大规模以后整个链有可能会崩掉。

 

主持人:就是他还有技术上的风险?

 

曹教授:还有技术上的瓶颈。规模不够第二他速度不够,每一秒钟只能处理大概六七个信息,如果全世界都用这个区块链的话,他也太慢了;他的成本也很高,验证一个比特币要花两万人民币,验证一区块是12.5比特币要25万人民币,成本很大。

 

 

主持人:什么叫验证?

 

曹教授:验证就是你在上面交易要验证你的公钥和私钥是一一对应的,证实真的是你的钱被转移了。

 

比如你有一个公钥,有一个私钥,现在我要把你的钱转移到我太太的账户里面去,我就发个指令,从你的账户里转多少钱,但是我没有你的私钥,我随便弄一个私钥放上去。

 

主持人:私钥?

 

曹教授:私钥就是你私人的钥匙,一种加密的手段。

 

我用我自己的私钥加完了以后,别人用你的公钥和你的私钥这两个对不上,证明是个虚假的交易,这笔交易不被承认,所以你的钱不会被别人偷走,验证的时候要做大量的计算,计算有很高的成本,现在验证一个区块大概有1个兆字节一兆比特大约要25万人民币。

 

主持人:这是投资者要支付的钱?

 

曹教授:是矿工要支付的钱。但是他挖出来以后他会返你12.5个比特币,现在每个比特币将近八,九万人民币,他还是合算的,但是这个成本很大,他要花25万来验证他拿到的收入是一百万,他是赚钱的,但这个挖矿的成本太大。

 

导致现在如果用喝一杯咖啡来说的话,一杯咖啡八块钱,我的交易成本要18美金,很难做真正的交易。如果我要转一亿美元的话,那付个18块钱的手续费还是合算的。

 

主持人:明白了

 

曹教授:所以技术还是需要更多的突破,甚至不见得是区块链这个技术,可能有新的技术,有成本更低规模更大更快。

 

主持人:如果交易成本这么高,那现在比特币的交易,比如说我买一个比特币的话那我的交易成本也会很高吗?就每一个投资者的交易成本也会很高吗?

 

曹教授:会很高的,所以你买一个比特币还是合算的,如果你买0.001个比特币的话,你的利润比成本就吃了不少了。

 

主持人:他的这个交易费用,比如说买一个比特币他得交易成本会是多少呢?

 

曹教授:是这样子,他的交易成本一方面是隐形的,他有新的货币会发出来,就相当于是隐形的通货膨胀交易成本。

 

还有一个显形的是如果放钱在里面,矿工帮你验证,要等很久大概三四天,才能帮你验证,如果你比较着急的话,把钱转出去,你需要马上多加钱,多加18块20块钱,基本上在几个小时以后钱就转过去了。

 

主持人:比特币是关于金钱,区块链在现在目前最关注的是关于他的投资的巨大价值,那么势必大家就会想到区块链技术对金融体系的影响,我记得您说过将来区块链肯定要战胜华尔街,华尔街会瓦解掉,为什么他会是金融的一次革命?

 

曹教授:区块链技术有一定的缺陷,规模,速度,成本,让他应用不方便,暂时还没有杀手级应用。但是分布式账簿技术改进后一定会打垮华尔街。

 

这是因为金融,像华尔街老板们我们知道他们收入非常高,像杰米·戴蒙他是摩根大通集团的老总,他每年的收入是几千万美元。

所以他为什么这么高的收入?

是不是他对人类有这么大的贡献?

 

这都很难说,他更多的是一种通过寡头的控制。他这个门槛比较高而且很多资源掌握在他的手里面。他掌握哪些呢?

 

第一个是他的渠道,他有很多近好多年的百年的客户在手上这个别人是没有的,所以他有这个渠道可以跟他们去融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他有很多信息,通过跟这些客户,生意里面他知道的很多的交流,包括各种各样的渠道他获得了大量的信息。

 

他靠这两个来赚钱,所以如果大家通过分布式记账法或者区块链技术,他的渠道也是他共享了,渠道全部在链上面,每个人都可以拿得到,他的门槛就不是那么高。

 

现在通过分布式记账法降低不对称信息也让我们信息的垄断也变低了,所以以后华尔街的整个组织形式会变得碎片化,相当于现在好莱坞那样的就没有米高梅或者环球影城,以后像高盛和摩根大通集团可能就会解体。

 

但是有评级工作做得特别好或者做某个细分的行业分析的特别好或者对某个债务做的特别好的。杰米·戴蒙这样的金融大亨跳出来说加密货币是泡沫,其实华尔街大亨们的薪酬才是真正的泡沫。

 

他们这么反对新技术,其实内心恐惧,因为他们的日子不多了。分布式账簿技术会把华尔街大亨们的金融帝国砸个稀巴烂!

 

主持人:那其实中介的功能基本上到时候就会瓦解?

 

曹教授:对。中介会被机器所代替,在网上有智能合约可以做大量的这种交易。

 

主持人:将来我们现在能看到区块链的技术怎么和以前比,比如说我们很多人把区块链这项技术比做2000年初互联网这样互联网的兴起,以及说互联网有可能遇见的一个泡沫,一个泡沫的破裂,您怎么相比区块链技术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和互联网技术相比您是怎么看的?

 

曹教授:我觉得如果从分布式记账法更大的这么一个技术来看,他的影响会超过互联网,互联网让我们能够交流信息,分布式记账法让我们能够建立信任,可以写数字的契约,这个影响我认为是更大的。

 

区块链也有很多局限性,我刚才讲了他的规模不够,他的速度很慢,成本很高,将来可能会有新的技术取代区块链,但他还是分布式记账法还是去中心化的。

 

现在大家都用区块链来代表分布式记账法这个技术,其实这是一个误解。

 

区块链只是众多可能性的一种,有可能加点新的技术可以取代区块链本身的技术。分布式记账法,或者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法应该会生存下来,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在早期的时候可能你还不记得当时上网要拨号上网,要打个电话响半天,有的小孩说不行再来一次他才通过,非常的慢,现在的区块链建在那个时候,再比如说96,97年的时候,大家是想不到现在有腾讯,有阿里巴巴,有Facebook这种技术的。

 

让我们现在描绘20年以后到底分布式记账技术怎么使用我们也不清楚,现在处于比较早期大家有很高的热度,肯定有泡沫,现在很多ICO,代币可能都会死掉,那死完了以后真正能够解决社会里面问题的,能够增加信用的这些技术会活下来。跟着这个概念跑,随便忽悠一下一阵子的,也不知道区块链到底能干什么用的都会死掉。

 

主持人:那其实和互联网当时非常相像,互联网当时泡沫破裂之后多少企业都已经死了,但这个技术确实让人类的生活包括人类社会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我们后来出现谷歌,亚马逊这样以互联网基础的这些世界企业巨头,是不是会这样一个类似的局面。

 

曹教授:应该是。在90年代还能活下来的像eBay还活着但是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了,亚马逊也是很早的,但后来起来的当时像Facebook,像谷歌都是后面起来的,所以现在跟着风跑的,到底有几家能活下来,肯定有能活下来的,但也有可能活下来也就那么两三家,最后真正的杀手级的,杀手级的应用可能还需要技术有一定的积累。最起码如果现在还在打电话阶段的话,那我如果叫两个Uber,打个电话大半天的话,那肯定没法用。

 

这个技术本身还需要好多年的迭代,才能真的享受这个应用。但整个思路大方向,我认为分布式计算法本来就有,现在我们又把它带回来了。

 

主持人:那您认为这会是对人类社会一次革命性的变革吗?

 

曹教授:革命性好像就是现在使用的比较多,我觉得他应该是超过互联网的一个应用。

 

主持人:比互联网对人类社会的改变会更大?

 

曹教授:对我认为是这样,互联网更多是通信层面的,他这个是在契约层面的,我们可以建立信任,可以写契约,合约,我觉得这个概念非常的强大。

 

 

关于实名链

 

 

主持人:曹教授,区块链现在大家都这么关注,那么您认为现在区块链有没有什么致命的缺陷这样一个技术?

 

曹教授:对我刚才讲了,区块链其实他有很多规模化不够,成本很高,速度很慢这样的东西,另外他也可能被用作不法的,犯罪的的一些活动,比如说可以用来洗钱,偷税,用来做毒品或者绑架这种比较糟糕的事情,所以这块我们需要怎么样把分布式记账法这个技术用到真正为社会服务这块,特别是金融领域。

 

主持人:尤其是当区块链技术用于将来签订契约信用的时候是不是?

 

曹教授:对,就是特别金融里面很重要的要知道这个人是谁,kyc(know your customer),反洗钱,需要真名征信的东西。我们想建立一个新的理念,我们要把真实世界里面的人、自然人、法人、资产全部在网上做一个映射,用代币作为映射,每个人都有一个真实的账户,每个企业有个真实的账户,每一个资产也可以真实的映射到网络上面去,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在网上通过智能合约来签约,来转移资产,建立信任,信任是真人才有价值。

 

契约有争议的话需要通过法庭来判决,数字和数字之间法庭做不起来,所以这块肯定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有一个互动,然后有个虚拟资产的交易,个人实名的货币发放,这样才能真正的把信用落到实处。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了区块链最重要的是他为未来进行进一步的契约之类的发展,是不是有了实名链之后他潜在的潜力才有可能真正发挥出来?

 

曹教授:我认为是这样,尤其在金融方面,我们知道著名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哈耶克有个设想:以后我们货币并不是由国家来发放,个人企业都可以发放。

 

通过实名链实现他这么一个设想,我们每个人每一个企业都有一个真实的身份在链上面,他们可以发和自己信用相对应的代币,最后像国家一样老老实实做事情,保护好信用,这个代币就可以实现所有的金融功能。

 

像津巴布韦和贾跃亭这样把你的信用完全损坏掉,在这个链上就没人认你这个货币,然后你的货币就贬值了。这样的竞争就是你做好事社区就认可你,做坏事社区就抛弃你,像贾跃亭在链上融资的难度就相当的大。

 

主持人:对,那实名链技术上有挑战吗?

 

曹教授:技术上从真实身份到链上对应,需要一个链下的验证,包括你的学位证书,简历是不是真实的,通过一些中央化的(机构)把一些数据拿到手,同时通过全链的投票验证来通过,另外还可以检举。

 

我们知道中国有一个方舟子他是专门打假的,有个唐骏他说他在Caltech拿过博士,然后方舟子说拿出来拿不出来。造假撒谎别人可以通过公示来挑战你,如果拿不出证据的话通过全链投票把你的账户清除掉,同时把你的博士学位剥除掉,不能把假的说成真的。

 

维持他的真实性是有一定的工作量,比如说做映射的时候要是真实的,上了链之后,每个节点和节点之间的交易可以有现成的技术可以达到。

 

如果这个人违约了,违约可以在链上面不许进入,他欠了钱比如说他欠了几百亿,要追账的话链上也追不回来,还需要去法庭执行。

 

在链上的契约和法庭之间的关系我们还是要有一个新的法律框架来处理。不违约的话那没事,我借的钱我都还了,我借的钱不还,逃到美国去了,怎么去追他,这需要和现实世界的法庭有一定的关系。

 

主持人:如果从区块链到实名链这样一个进程,所有人的信用在社区之内,可以发行货币,有去中心的,最终他有可能会导致主权国家中央银行的功能减弱,那么你认为发展过程中遭到强大的国家的技术反对,它的前景会不会受到影响?

 

曹教授:这个我认为更多的还是互补,国家也在研究怎么样把这个技术让他来把货币数字化。将来所有交易从钱包到钱包,就不需要通过信用卡,支付宝这种中介,降低成本,对社会整个福利增加,社会交易成本降低,他也会做。

 

我觉得分布式记账法或者区块链技术能够承载的技术是有限的,等于说中心化是接收不到的地方。

 

如果政府是认真做事情,为老百姓服务的,在效率上是很高的,但有些时候他有些场所不见得能兼顾到,像民营企业的中小微贷款的问题,像好多假茅台的问题,让中央来做决定的话他有时候顾及不到,比如唐骏的学位证书是假的,中央难以去管这种事情,用去中心化的这种方式可以以更低的成本达到社会的征信,我认为这不是一个你死我活的问题,而是一个补充。中心化可以建立这种机制,去中心化也可以建立这种机制,互相补充。

 

它还有一种监督的功能,比如说像津巴布韦或者委内瑞拉也知道如果胡搞的话,还有一个去中心化的机制,也可以做到信任,不至于一开始那么胡作非为,我觉得对他也是一种制约。

 

主持人:那是不是可以结合您刚才提到的区块链技术对金融系统的变更,您说的 将来华尔街就会瓦解,那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区块链技术和实名链是对中央银行的补充,但是其他做broker的银行可能就要被取代了,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曹教授:他这个组织形式为其中一部分服务,如果能够通过智能合约通过编程来 做的话,把他放在去中心化的平台上面,直接用智能合约来代替,他还有一些别的功能,比如他和人打交道的功能,跟 CEO 吃顿饭,有远见,这些很难用程序和编程观察到的一些信息,还是需要人,但是这个组织形式会改变,可能将来不 需要高盛也不需要摩根大通集团,我需要某些工作室,他的组织形式定位就是比较小比较分散,更专注某个特定的点。

 

主持人:那会不会影响到美联储的功能影响到中央银行的功能?

 

曹教授:我觉得影响到中央银行的功能还不至于,因为这些去中心化解决的是个别的问题很难对法币有很大影响。

 

主持人:整个的政策国家的金融政策的影响不会那么大是吗?

 

曹教授:不会那么大,因为货币发放量多少还是需要数据需要专家去判断,而不 是小老百姓说我现在要发多少货币就能改变的,所以我认为有不同的功能。

 

中心化他有中心化的效率很快,做事情成本也比较低,速度也快;去中心化是犄角旮旯杂七杂八的信息,比如唐骏有没有博士学位大家不关心,但是方舟子很关心, 这个信息被传播到链上,大家可以把它纠正。

 

边边角角都是细小的信息说不定有用,然后大家也有人愿意去做这个事情,还有像中小微这种企业大的银行去做这 种事情他成本也太高了,通过补充的形式,把边角料的东西利用起来,所以基本上去中心化我们说边角料,政府说整个栋梁整个社稷还是要政府来做。

 

主持人:那现在这样一个实名链的技术除了应用在金融方面增加人们对契约的信任感之外,在其他方面还有什么的应用呢。

 

曹教授:其他也有很多应用在实名以后,比如在供应链,在采购上面如果实名的 话,大家都知道你言而有信,通过你的价格都是很公平的,对你来说有很大的帮助。

 

另外你在做实名的时候和商家交流的时候,如果你愿意把购买的信息全部告 诉商家的话,那么商家也可以针对你的个人做针对性产品的设计,将来这个信息 的互动并不是躲在一个数字里面,你的地址你的简历,针对个人有些信息你愿意 释放给某些商家他可以对你做些处理,比如你到一定的年纪要生小孩了到时候尿 布就自动给你寄过来了,针对你的喜好,你喜欢粉红色的,颜色可以改变一下这样就可以处理更多。

 

主持人:那现在你在亚马逊上也可以做到啊。

 

曹教授:这个也是可以做到的,但是现在通过区块链你的信息并不是一对一的了, 是一对 n 个,每个人在亚马逊上看到,亚马逊中心可以看到所有人,现在变成区 块链以后或者分布式记账法每个人愿意就可以把信息释放给所有的人,现在把亚马逊的信息释放给所有的人还挺难的,变成从一个一对一的信息,到 n 对 n 信息共享的一个平台。

 

主持人:那这样 n 对 n 的信息会有什么样的好处,对于您刚才提到的用户的信息,有些人可能不愿意让自己的私事被很多人分享。

 

曹教授:这块会对你的隐私做一些处理,有实名账户有隐私账户,实名账户和隐 私账户的链接政府可以看得见,杂七杂八事情不想让别人知道就不公布给大家。 愿意的话可以公布给任何一个人,只要你给他一个允许。

 

这样有什么好处呢?

 

我们避免像腾讯,阿里巴巴变成数据的中心控制我们生活的每一面,变成一个巨无 霸,干什么他都知道,信息是我所有的在链上每个人都看得见。没有一个中心可以做腾讯,阿里巴巴。

 

主持人:我明白了,实际上可以说我们不用再 Facebook 不用在微信上不用依靠 这样一个大的公司的平台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针对任何人发出自己的信息。

 

曹教授:对,每个人就是响应你自己信息的股东,可以控制你自己的信息,不想 让别人知道别人也拿不走。

 

主持人:但是谁在这个信息中能够占据……

 

曹教授:每个人管自己的信息。

 

主持人;但是你这个信息怎么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曹教授:你可以公开,把你信息的允许所有人都知道,把你的链接告诉别人。

 

主持人:这其实是另外一个去中心化,不需要那些银行不需要大的科技公司,像Facebook,亚马逊我们都不需要,我们自己就可以掌握自己的信息,自己就有 可以有自己的微信平台,自己有自己的 Facebook 是这个意思吗?

 

曹教授:对,但是你不能拿别人的信息,只能拿自己的信息利用管理。

 

主持人:那您刚才提到的 n 对 n 是什么意思?

 

曹教授:链上的信息有 n 个节点,每个节点可以释放给 n 个账户,是这样子的, 每个人管自己的可以跟任何人建立信息的通道。

 

主持人:那未来有什么商业用途呢?

 

曹教授:商业用途是我要去征信的话,我不见得只要给一家知道,我可以给 n 个银行知道,他可以来检验,我不需要信用评级公司来征集我的信用,我所有交易和可证实的信息全部在网上。

 

主持人:所以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曹教授:对,我愿意的话肯定所有人都看得见,这样把中介全部拿掉了。我直接 贷款银行可以都不需要,我直接众筹,把信息给一些人,他们愿意贷款给我就可以了,我把信息释放给他们,这样真的能做到去中心化。起码渠道本来是找银行, 银行把我的钱再投到产品里面去,现在我直接个人来。

 

这时就需要有人给你打个分,你说曹教授信用还是不错的,给他打分,但是这样中介费就会小很多。

 

主持人:那是不是这样说实名链实际上是区块链的进一步去中心化是这样的吗?

 

曹教授:他市面上更多的是让我们把现实中的交易在链上以更低的成本来做,他 的信用是通过信息共享的方式,有更多信用的产生,是这么一个概念。

 

所以一定实名的话他才能有具体的东西知道这个数字对应的是谁,对应的是空气还是真真实实有血有肉的人。

 

主持人:那实名链会不会让区块链的技术更推进他的发展?

 

曹教授:我认为他是解决不同的问题,匿名账户是有很多的自由,干很多事别人 不知道,觉得很酷,觉得别人很难做的事;

 

实名链是想解决社会当中信任的问题, 信任的问题是和真实的人连在一起的和真实的企业连在一起的,所以实名链做的事情不太一样,我觉得实名链做的事情市场更大。

 

主持人:好谢谢。

 

关于比特币

 

主持人:曹教授比特币在 2017 年长得比较疯狂,曾经有一度涨到将近两万美金, 然后最近又下降到一万美金左右,那您怎么看。您觉得比特币里面是不是有一个 巨大的泡沫?很多人都这么说。

 

曹教授:因为你看有三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乔治·安德鲁·欧拉,罗伯特·希勒都说 这是一个很大的泡沫。

 

主持人:沃伦·巴菲特也这么说。

 

曹教授:我跟他们不一样,我认为我们不能够单独的看比特币本身。

 

如果我们把所有加密货币都放在一起的话,它最高是达到了八千万亿美元的价值,那么我前面也说了,其实这中间有没有泡沫?

 

可能有可能没有。因为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有泡沫,钻石,包括像黄金。

 

因为在很多时候当我们社会里面的共识机制和信任失衡的时候,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唯一我可以用钻石,可以用黄金,可以用数字加密货币来代替他,作为我交易信用的承载物。

 

所以你可以看这个社会对所谓的空气币是有需求的,这个需求可以从黄金官方的储备,以及整个数字货币的价值加在一起,可以估算一下。

 

黄金的官方储备大概是 1.4 万亿,里的工艺价值肯 定有大概 0.2 万亿,空气部分是 1.2 万亿,储值加密货币数字货币大概最高是 0.8 万亿,那么总需求所谓空气币大概是 2 万亿的话,那假如黄金和加密货币可以平分江山,一人占一万亿将来,那么因为黄金有五千年的历史,加密货币达到百分 之五十已经很不错了。这样的假设之下整个一个假如没有应用空气币的话大概是 在一万亿美元左右,所以这样来看的话大多数加密货币都没用的话,0.8 万亿是 很高的了,将来会到一万亿。如果比特币占加密货币一半,大概对应两万到三万 美元大概是。

 

主持人:您指的是比特币的价格……

 

曹教授:假设比特币在数字货币的领域比列没有太大变化的话,他可以在这么一 个价格大概两三万美元,整个加密货币在一万亿美元左右。

 

但是如果有新的技术出现,他可以取代这个比特币,有可能说新的货币价值会更大。所以到底哪个货币有没有泡沫,我觉得整个加密货币加在一起不见得有泡沫,但是个别货币是否有泡沫这很难判断,到底谁能活下来活不下来都不知道,就像以前做社交网络有很多,不仅是 Facebook,还有 myspace,还有别的社群,很难判断谁最后会赢。

 

主持人:对MSN massager。

 

曹教授:最后谁死谁活不知道,但是大的方向我们认为现在的价格还是可以撑得 住的。

 

主持人:所以说比特币和荷兰人炒郁金香是不一样的。 

 

曹教授:对因为荷兰人炒郁金香它涉及面很小,大概几千人,都是在一些比较小 的群里面。现在比特币它占据一定量,加密货币最高达到八千亿美元,这个量是郁金香不可比拟的。

 

所以很多人认为这个郁金香是比较好的故事,他和比特币的差别还很大。后面的技术没有突破,比如比特币后面是区块链,即使比特币最后死掉了,区块链所代表的分布式记账法不会死掉,即使区块链技术本身会被代替, 但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记账法我觉得是很大的一个值得重视的领域。

 

所以我认为 到底有没有泡沫谁也不能说的清。但是总的这个 DLT 方向,他这个货币并不需要有内在价值。黄金他是有一定是内在价值,总的价值里面其实空气泡沫很多,从某种意义上新的数字货币他吸走了黄金或者钻石里面的空气,大家都是空气也没什么谁好谁坏的。

 

主持人:但是黄金本身是有价值的。

 

曹教授:对,黄金有价值我说他里面也有很多空气,空气成分可能会被压缩,一 块黄金有他货真价实的内在工业价值,他价格里面其他的部分可能会被加密货币带走一些,相当于武功秘籍里的吸星大法一样,把空气全吸走了。就是说加密货币也带走了一部分空气币。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比特币和加密货币能够具有像黄金这样储存价值的功能吗?

 

曹教授:对,但到底是哪一个加密货币我们不知道,他相当于可以取代黄金的一 部分功能。就是他储值价值的功能,一部分会被加密货币所代替,因为黄金用起麻烦的。

 

主持人:那实际上加密货币他之所以能部分取代黄金的价值是因为大家都信任他?

 

曹教授:对,所以货币他承载的是一些记忆,我的比特币当时用两万美金买来,现在让我很低的价格卖出去,我是很不愿意的。

 

他这种共识我们所有人在参与的来很不方便;他切割也会有丢失;然后使用的时候带 1g 黄金去验证的话也是挺对它价值的这么一个认同。认同就是一时半时很难改变的,所以如果长久的大家都来用的话,中国人讲说原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路了。

 

共识也是本来一个海贝到底值几头牛?也没人说他值一头牛或者两头牛,大家都用这个海贝换了一 头牛再短时间里改变就很难了。这个海贝能不能半头牛卖掉,我当初一头牛买来的现在和你换就很不情愿,长久的交易以后建立的共识。

 

现在这个比特币也有一个问题,现在应用比特币的人很少,不超过一千万,所以你要封锁比特币要禁它,都举手赞成因为大家都没有。

 

主持人:而且我也没赚钱别人赚钱了。

 

曹教授:对,真正变成一个货币每个人手上都有一点,那你要禁他就有人说我当 时买来你禁了我就很不情愿。

 

主持人:你觉得将来会大部分人都有一点吗比特币,就是这种加密货币?

 

曹教授:我们现在看到很多方法不一样,新的货币每个人空投发一个,多多少少 你都有一个,你也是一个成员了,你也下水了,这样你就是我的支持者。

 

比特币他当初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本来就没想做成一个货币,他本来就想我一帮极客互相做价值的传展,在一个小圈子里面做的。一做做大了,没想到现在上千亿美 元了,这是当时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中本聪当时在咖啡馆里写这个程序的时候他没想到现在有将近上万亿的市值,他肯定想象不到。

 

主持人:这个创造了很多新贵啊。

 

曹教授:是。

 

主持人:很多人是当年可能没想到买了这个币转眼之间成了亿万富豪了。

 

曹教授:,很多人胆子比较大的,他不懂得他胆子很大,他尝试一块钱或者几 毛钱的。比如说 2011 年花一万美金现在就值一亿了,这些就成为一种新贵,他因为钱来的很快,觉得这种感觉非常好,你看我这个判断力比别人好很多,其实 他对这个技术并不是很懂,一下二三十岁的大腕太多,每个人都自信满满,其实你问他比特币什么区块链什么他讲不出所以然出来。

 

主持人:所以虽然讲不出什么所以然但是他赚钱了。

 

曹教授:他赚钱了就很牛啊。有的时候现在社会上各种各样讨论,但是很少人坐 下来静下心来读一读中本聪的论文,读一读早期戴维的 b-money, 戴维是最早的提出加密货币设想和智能合约设想的这么个大学生。现在等于说我赚了钱我就是成功人士,就是我说了算。

 

主持人:好像就是觉得我赚了钱我就是对的。

 

曹教授:对。

 

主持人:但实际上不一定是这样。

 

曹教授:对,好多人也是稀里糊涂的赚了钱,也讲不出所以然到处讲一些空的东 西,讲了半天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主持人:但是比特币确实被越来越多人认可,像摩根大通集团 CEO 杰米戴蒙, 在不久前还认为比特币就是一个泡沫,是一个谎言但是他也在大概一个月前他改口了,他说他希望他没有说出过那样的话,他也慢慢意识到比特币是一个趋势, 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曹教授:对,比特币他将来到底值多少钱确实很难判断,因为现在很多货币和他 竞争,他整体来讲总的是有价值的。但到底哪个币能活下来,比如说 1995 年 eBay 可以一统江山,还是 amazon.com,但最后肯定有一两家能够活下来,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做那么大。

 

但现在一千六百种币到底谁,也不一定是比特币,但比特币是最早的,向像我们做互联网最早的是 AOL,他也赚钱了,他当时被 Time Warner 买下来了,现在还有人用吗,没什么人用了。

 

这种东西最早的不见的是最好的,我们应该把数字加密货币看做一个整体,整体将来可能有一两家能活下来,到底谁我们并不知道,所以买的时候也可以买一个 portfolio,一个组合,我不知道哪个活下来哪个都买一点,这样可能更稳当一点。

 

主持人:怎么监管是个问题。因为这种去中心化,包括比特币,它是一种匿名的货币的持有方式。 那么给很多像洗钱,包括黑色交易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屏障。那么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怎么监管比特币的使用呢?

 

曹教授:确实有一些不法分子用比特币来做一些犯罪的行为,包括洗钱、避税、 或者一些贩毒的运用。这块我觉得,其实还是可以监管的。

 

因为你如果是匿名的账户,匿名的账户,有一天和真实的世界相结合的时候。比如说,我有一个匿名账户,我是在一个交易所里面,打到一个交易所的账户里面去,交易所账户是实 名的。这时候你的匿名账户就和你的实名连在一起了,所以可以顺藤摸瓜,把他背后的组织给联系起来。

 

确实 FBI 也在做很多的分析。前段时间,有一个叫做丝 绸之路,就是美国政府,把他整个的互联网的技术层打下来。还有一些,和黑社会里的一些内线,内线为了不被抓起来,就招供了,招供了以后就把所有花币的 人全部牵连一起了。比特币有个好处,每一个交易全部是透明,记录在案的。所以万一有一个内鬼,全招供了,赖也赖不了,账全在这里面。

 

所以这块也是需要一定的监管,来打击这种不法的行为。我觉得,将来社会上技术出来之后,政府要监管,有一个滞后效应,但是以后可能要跟上来。

 

主持人:但是,如果像这种洗钱是从匿名货币到另外一个匿名货币的账号,不经过现实生活中的这种银行,各种各样的交易平台,那实际上还是没有办法监管。

 

曹教授:对对,但是哪天如果你用账户去买咖啡了,照片就录下来了,除非永远 不和显示当中发生任何关系,那没办法,哪天你真的要用了,机械不能喝咖啡, 对不对,人是喝咖啡的。

 

主持人:就是说这种庞大的财富要发生实际的交易的,实际上这些都是有迹可查的

 

曹教授:对对,如果完全是机器人和机器人玩的话,那就永远查不了,对不对。

 

主持人:对对。

 

曹教授:哪一天和真实的人发生关系了。

 

主持人:比如说要去买一栋豪宅,买一辆豪车,这时候就有迹可查了。

 

曹教授:对对对,可以查。

 

主持人:曹教授,刚才我们提到了代币,那么代币有哪些形式的币呢,比如说比 特币是一种代币,那么 Ripple 是不是也是另外一种代币呢?

 

曹教授:对,代币可以分成两种,一种相当于是完全作为储值使用的,像比特 币这样的,空气币。

 

主持人:它不产生实际的价值,不产生实际的运用。

 

曹教授:完全都作为储值,没有真正对应的运用。还有一种对应一些应用的, 比如说像 Ripple,它可以用来做汇款。像以太坊,智能合约当中,它需要用以太 坊来做交易的,这些是有实际的应用的。

 

更多的是,比如将来我们要有信用货币, 或者我们有另外的一些积分,才能再形成货币。比如说在商场里面做了一些购买, 商场给我一些积分,把积分货币化,对应的代币,这个可以把所谓的分布式资源 货币化,这块是对应的相互的应用的。商家可以用来做一些促销的政策,这块前景更大。

 

关于ICO

 

主持人:ICO是不是就是针对这部分的代币?

 

曹教授:ICO 它相当于是有几种。

 

一种是一个公司专门产空气币,比如说就跟比特币竞争,就是比比特币更快,规模更大,能耗更小,类似这样。

 

还有呢就是有具体应用的。比如说,我要做一个积分,可以整个资源的共享,或者有些人拍一些视频,发一些币,大家利用这些币来看,全球可以流通。游戏商也可以发一些币,我的游戏也可以用币来打。对吧,类似的这样。那这些都是有具体的使用价值的,可以用。

 

另外这些币,也可以代表我有股权,我的股票。比如说 1%的现 金流,对应你的货币。通过这个,相当于发行了他的股权,或者债权也可通过这种方式来发行,或者它对应某些资产。我在曼哈顿有一栋房子,你可以有我房子 的 1%的权利。我租出去之后, 1%的租金我就分给你。所以这个相当于是任何一个可以被认证的资产,我都可以用代币去代表它。可以全世界发行。这样就形成所谓的ICO。

 

主持人:ICO 就叫做 Initial Coin Offering

 

曹教授:

 

主持人:那它和我们熟知的 IPO 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呀?

 

曹教授:IPO 就是说,它是资质比较高。

 

主持人:我有一个公司……

 

曹教授:对,我有一个公司啊,一定的产品都出来了,有些地方需要你有连续三年的利润,各地方要求比较高。对投资者也是有要求的,不是谁都上来就可以买的。还有监管的一些要求。

 

ICO 和以前不一样,它把整个行业拉倒更早一点了。

 

 比如说有点像和 VC 竞争了,VC 可能我有一个想法就开始融资了,以前融资找 个 Angel Investment 在行业里做了很久的,有一定专业知识的。

 

现在的 ICO,有 可能可以任何人,比如说大爷大妈,他也不懂,他说我也来投资你的公司。这个 公司可能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白皮书,白皮书写完了以后,这个产品八九年以 后才能启动,他就可以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就可以进入了,进入的风险还是巨大的。

 

 任何一些在链上的交易,包括ICO,我觉得适当的监管是必须的。

 

主持人:对。

 

曹教授:但是呢,像我们看电影一样的,电影也有监管,有各种各样的级别。PG13, PG17,R 级等等。

 

以后,我觉得以后,ICO 在监管的时候也需要评级。

 

什么样的 ICO 是你认为是可以对公众开放的,什么样的 ICO 是对合格的投资者开放的,更高一级,专业投资者开放的。或者可以限定一定的比例,70%是专业投资者,后 面 30%可以开放给合格投资者,再有比例开放给老百姓。所以这块是需要一定的 监管。

 

但是,我不太赞成把它完全非法化。因为它这个完全非法化有个什么问题呢?

 

这个东西是个全球的产品。这里不允许做了,大家会跑到香港,跑到瑞士, 跑到新加坡去做。所以这块还是要各个国家协同一起来做。也一定要有一个有次 序的有层次的监管,这样才更有力量。

 

主持人:对,那其实现在不光是比特币造成了很多人一夜暴富,这个 ICO 也是,ICO 就像您刚才说的,很多人拿了个白皮书就能够融资上亿美金。这是不是又回到了像当年互联网时代?当时互联网时代还需要有一个公司,需要有一个初级的 产品才能拿到投资。现在似乎 ICO 几乎不需要什么东西,一个概念就可以去融资了?

 

曹教授:对,曾经有过发行方连白皮书都不写,他说写了你也不懂,还不如不写, 你就跟着我一起干就行啦。也融了两亿美金。确实有这个问题。

所以呢,监管是必须的。我觉得还是应该是,它相当于是,以前买楼花,楼还没建起来。买楼花 确实是有很大风险的,是需要监管,但是很简单粗暴的把他一刀切的话,有可能 不见得是最好的方式。因为,这里做不了,他可以去别的地方做。

 

主持人:

 

曹教授:所以从更多的研究和分析,怎么样把这个技术用到合适的地方,有点人 真的比较懂的,他愿意做早期投资的,他可以参与。

 

主持人:对。

 

曹教授:同时又保护小投资者,他是跟风的,他也不懂。他也想参与,有些人讲 概念讲的很好,他技术都不行。讲概念讲完了呢,好多小投资者就进来了,进来 以后这个人什么事情也不干,卷钱就逃跑了,这样的风险是有的,怎么来规避这样的风险?我觉得是监管部门需要认真去考虑的。

 

主持人:像这种加密货币,ICO,确实给社会创造了很多我们以前所看不到的机会,那么对于一般的投资者来说,怎么来面对这个,怎么来加入到潮流之中,但 是安全的进行这方面投资呢?

 

曹教授:我觉得要多读一些书,多了解一些专业的书,比如说《区块链革命》 这本书可以看一看,比较前沿的介绍区块链的。

 

还要看技术能不能解决社会的痛点。另外,不要只听发起人来说,多听一些意见,反对意见也看看,比较一下, 投资一定要慎重,不要只看表面吹的牛,要看技术:

为什么你的技术解决了现在中心化解决不了的问题?

成本会不会更低一些?

有没有跟更好的技术?

你的竞争力在哪里?

 

那你说,我就是要做区块链,擦鞋的也要做个区块链出来。到底区块链给你解决了什么问题要搞清楚。成本和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大,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是什么东西加个区块链就可以发财了,可以开始 ICO 了,细节的问题 一定要抠的很紧。

 

主持人: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个 ICO 的例子?

 

曹教授:比如 ETH,这个 ICO 就做的比较成功,当时是融资 1.8 亿。现在大概是 1000 多亿的市值。它是比较成功的一个 ICO,ETH 以太坊。

 

主持人:太坊。

 

曹教授:他是 19 岁的一个小伙子,叫 Vitalik Buterin,做个一个公司,他们开发了以太坊的技术。

 

以前在比特币区块链里面,只能够传输数字。比如,我转了 3 个比特币,从 A 账户到了 B 账户。

 

以太坊可以写智能合约,他是图灵完备的, 编程能做的事情它都能编,难度较比较大一些。不容易操作,他是可做的,可行的,这点和以前的区块链是不一样的,是个突破。是个成功的 ICO。

 

也有比较糟 糕的 ICO,比如 Bancor,当时做的比较大的,1.5 亿。现在基本没有任何增加的 迹象了,还有 Trezos 也是,另外一个 ICO,他的内部不稳定,两个创始人互相 内讧,现在也是不死不活的。所以确实有好的,也有不好的项目。到目前为止来 看,大多数 ICO,有可能将来都会失败。

 

主持人:对,就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吧?

 

曹教授:对,像 Barnes Noble.COM,加了.com 一下股票涨了好多倍,后来也没 做的太成功。对吧?但是亚马逊也成功啦。亚马逊开始卖书,自己的估值,全世 界都没有人认同。但是现在,他又涨了好多倍,继续增长还是很惊人的。

 

主持人:所以投资者一定要慎重。

 

曹教授:对,定不要人云亦云,把逻辑关系自己想清楚了。

到底解决了社会里 什么样的痛点?为什么是这家可以做?他们的长处在哪里?

短处在哪里?

 

另外, 不要看表面的东西。这个小伙子长得挺帅的,那我要投他,对不对,这种不见得 是很好的投资逻辑。所以一定要有逻辑和数据支撑投资才行。

 

主持人:好,谢谢曹教授。